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现代企业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现代企业网 访谈 人物访谈 查看内容

褚时健:我活着是为了什么?

2015-06-09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8233| 评论: 0

摘要: 褚时健,这个曾被报告文学形容为像太阳一样灿烂的男人,淡然外表下的内心,似乎没有一个人能触碰到。观其容,听其语,你也许读不出跌宕起伏的人生,看不到在老人温暖笑容中刻下的沧桑,但一定不会忽略那亲自铸就了红 ...

3小时说透一辈子! 褚时健:我活着是为了什么?



他,传统企业的爆品王,造酒、制糖、产烟,种橙子,干什么都是最好的。

他,影响企业家的企业家,他的故事和创业精神,深深影响了中国企业界包括柳传志、王石等一些大佬,以及无数要为明天而奋斗的年轻人。


褚时健,这个曾被报告文学形容为像太阳一样灿烂的男人,淡然外表下的内心,似乎没有一个人能触碰到。观其容,听其语,你也许读不出跌宕起伏的人生,看不到在老人温暖笑容中刻下的沧桑,但一定不会忽略那亲自铸就了红塔山与褚橙传奇的双手。


当刘东华老师问“褚老,你希望留给自己的墓志铭是什么?”的时候,属兔的褚老缓慢而坚定地回答了五个字:褚时健,属牛。


关于坚持:只想赢,不想输


毋庸置疑,75岁开始种植冰糖橙的褚老一定会遇到很多困难。比如,刚开始时因为有段时间温州柑在市场上很受欢迎,褚老便决定砍掉一部分冰糖橙(5万株)用来嫁接温州柑,谁知2年后冰糖橙的价格回升,褚老果断又将温州柑砍掉,重新培养冰糖橙,而这期间马静芬老师竟然浑然不知,直至温州柑被伐。


黄铁鹰(北大光华管理学院教授,找同行网创始人):您75岁种橙,这么多困难,一会儿种冰糖橙,一会儿种温州柑,那么多货怎么卖掉,是什么让您一只坚持没有放弃?


褚时健:我从小养成的习惯,认定了要干的事,只想赢,不想输。这些困难有些是原来想到的,有些是没有想到的,但我相信我能克服它,很多年以来,不管干大企业还是小企业,不管干哪个行当,都会遇到不同的困难,这些困难到最后还是解决了。


所以,人的信心很重要。如果我们接二连三地干不成事,那就没有信心了。


我在74、75岁时怎么想起来搞这个苦差事(种植褚橙),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因为我们的处境,我的生活来源没有办法(保障),我只有一条出路,必须要搞成功。


马静芬:刚回来时(刚刚出狱的时候)大家都可怜我们,新米上了送米来,杀猪了送肉来。现在科学发达了,医学发达了,我们可能活得很长,以后你们把我们忘了怎么办?所以必须要做事。说半天,搞橙子是为了生活。第二个小重孙女刚出世,抱到我手上时我就说,如果没有褚橙庄园,没有这个冰糖橙的话,你到不了这个家,怎么可能养得起?


褚时健:我从小就闲不住,爬高上低的,我这个房子一天上去八回,下去八回,时间还打发不了,总得有点事情做。


马静芬:别的他能搞什么?当时他是保外就医,不能再搞烟卖,房地产就更不可能了,搞农业都还有人说(闲话)。当时搞农业不像现在这样,是最苦的一个差事,我们承担下来了。在昆明的年货街,我想写一个“褚时健种的冰糖橙”,他都不让写,后来我偷偷写出去,没让他知道,一个大横标“褚时健种的冰糖橙”,挂在我们那个年货街的门市上,人家一看,那买点买点,这样局面就打开了。当时还是我们祖孙两人去站柜台。


褚时健夫人马静芬:“我已经被锻炼成钢筋铁骨了”


黄铁鹰:在砍冰糖橙,种温州柑的这个反复过程中,有没有想过,算了不干了,休息休息?


马静芬:不敢想,休息吃什么?这些不做,要干什么去?


褚时健:(直摆手)从来没想过。


黄铁鹰:老两口晚上睡觉时就没想过,到时候要是卖不掉,钱全砸在这土地上咋办?


马静芬:那倒没有商量过,他说那么多怎么卖?我说只要你种的是最好吃的,你种多少我卖多少。(掌声)


其实,当时最大的问题是病虫害,不知道因为什么问题橙子就烂了,一车一车的往外倒,很着急。橙子卖不出去时,大营街的任新民书记就过来帮我们,有多少买多少,我说降点价,他说不要。他当时经济情况很好,全部都拉走了,一是发给他的村民,村民家里都堆起来了,堆多了村民也抱怨说,我们也得出去卖,发不了怎么办呢?他就往老年协会、敬老院、残疾人协会等地方送。


我们拿到钱就可以继续投资,我们的生活也很紧张,不敢乱吃乱用。就是今年也很紧张,规模扩大了,十月份要卖橙,钱还没收回来,家里原来的钱都投进去了。今年期待橙子都能卖出去,整个扩大规模的钱就够用了,就是十月份紧张一点,正好是要卖果拿不到钱的时候。我说要不就让买果的人先给点钱,他也说不好,不要这样做。我就说是预售嘛,他也不让。


关于赚钱:钱是内行人赚的


北大光华管理学院教授,找同行网创始人黄铁鹰


黄铁鹰:我们这里好几个准备投资农业,已经投资的,对这些新农人提供什么建议?


褚时健:搞农业投资,跟在城里搞商业和工业不同,商业、工业不管怎么说都有已经熟悉的规律,但搞农业,天决定的有一半多。农村投资要把一些基本的条件搞清楚,它不像搞工业和商业这些大规模的都有一个可行性报告,搞农业的手下团队起码要懂个七八成。像隔壁这个果园(2000多亩的地)就没有搞清楚,他只是看到老褚家的30多万棵树,一年的毛收入就有一亿多,赚七八千万,然后大家都来了,已经投了4000多万,两年基本没有收入,4000万花完了,政府补助也花完了,没有办法,给农民工资也发不出来,化肥也买不起了,他这样明摆着要垮台了,太盲目。


在农村投资搞农业会碰到很多新问题,跟城里的这些生意是完全不一样的,在农村,气侯条件很重要,该下雨的不下雨会影响你,有很多东西你不懂也会影响到你。


黄铁鹰:钱是行内人赚的。


褚时健:对,我们今天可以说对这个规律已经烂熟了。总的来说不懂行总要吃亏,吃亏也可以买得教训。


黄铁鹰:我现在再给你介绍一位,他是我们中国种茶油树的老大,原来做化工的,后来把钱投到家乡,现在投了两个亿了,最多的时候把太太的私房钱都押上去了,到今年的时候才看到希望,种了八年了。


周新平(湖南大三湘茶油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,正和岛岛邻):我们前三年赔了一千多万也曾动摇过。


褚时健:三年不算赔,是投资的过程,你非得拿出钱来,资本金要够,你们资金多但规模大,开支也大,得想办法让它先结果,结果之后才能做油,做油之后才能卖钱,可能气温是研究过的,土壤是研究过的,品种要选择,有的地方适合种这种品种,所以你得选对品种,品种选对了,会结果结得很好。种错了的话很麻烦,因为茶油树一种就是六年。


我曾经有一段时间有研究过茶油,种完橙子之后曾经想过,但是这个油茶也有很多新问题,研究后发现它的结果期太长。


周新平:油茶要五年才能挂果,八年才能到丰产期。


褚时健:对,五年结果都达不到收支平衡,六年、七年才能赚钱。


周新平:要第七年才能赚钱。


褚时健:你投资的时候就得考虑了你有多少钱才能投,生产周期长,但是结果以后倒是成本很快就能回来。


周新平:你的灌溉系统花多少钱?


褚时健:当时这一片我们花了一千七八百万,现在是3500亩,今年马上要种的还有将近2000亩,那总共就五六千亩,我们总共花两千万块。水是非常重要的,橙子主要就是不能缺水,一个星期要浇一次水,特别是高温,如果连续缺水,吃了会卡牙缝。去年加了一条管子就三百万,今年就不会愁用水了,这个水塘到现在还是满满的。


关于产品:任何商品要长久销售,质量要过硬


关于做产品,很多企业都很疑惑:要怎么做产品才能让用户喜欢?怎样做才能把用户留住?从做糖,到做烟,再到做橙,褚时健都可以说是行业中的佼佼者,每一样产品都可以说做到了极致,这其中有着怎样的杀手锏?


褚时健:品质要过硬。我以前在烟厂干的事,全国都知道。烟厂缴税率曾经排到全国第二。当时全国有180家左右的烟厂,我任职的那家当时还是一个不知名的小烟厂,后来利润做到占全国烟草的70%,靠的就是品质过硬。


马静芬:当时那个烟厂根本就没有名气,院里堆满了挤压的卖不掉的烟。


褚时健:我在很多大企业做过,最深刻的一点认识就是,任何商品要长久销售,质量要过硬,要合他的口味。


以前很多人听说过冰糖橙但是很少买,我们在这12年间把这个认知给掰过来了。广西和湖南有很多冰糖橙,到了昆明后10块钱4斤质量都不好,后来我们每年都去提高橙子的质量,最后得到很多人的认可。这十几年在产量和效益之外,我们最大的精力都在搞质量。


我以前在烟厂干的事,全国都知道。烟厂缴税率曾经排到全国第二。当时全国有180家左右的烟厂,我任职的玉溪卷烟厂当时还是一个不知名的小烟厂,后来利润做到占全国烟草的70%。以前那个烟做的久胜不衰,主要还是靠质量。


关于管理:只管大事

上图数字为褚时健人生中的6个重要节点:
51岁——1979年,玉溪卷烟厂厂长;
62岁——1990年,被授予全国优秀企业家;
66岁——1994年,当选十大改革风云人物;
71岁——1999年,被判处无期徒刑;
74岁——2002年,获准保外就医;
84岁——2012年,种橙十载,褚橙进京。


领导的影响力来自哪里?说一千道一万,无非两个字:“权”与“威”。在很多人看来,领导的艺术就是“恩威并施”,如何能让员工既爱又怕。那么,在传奇老人褚时健看来,一个成功的管理者,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呢?


褚时健:我做事的习惯是,凡是经我的手做的事情,我只管大事。这个大事决定了我干这行能不能成功,其他的那些鸡毛蒜皮的事情我就不管了。以前我有四五个副厂长,我给他们的权力非常大,每人管一块,四五个亿美金的投资我就让他们签了。要委托书的话就给他们写一份,我就画一个框框在这儿,让他照着办,有什么错误我来承担。


在以前经济刚刚开始的时候,大家都瞎指挥,我做那个小烟厂的时候,有13个党委委员,每天早上8点所有党委委员都要集中开会,讨论的都是鸡毛蒜皮的事:这家打架了,那家猪肉不够吃了等等。管得了那么多吗?所以那些鸡毛蒜皮的事就不要管了,有很多事情比这重要的多。


黄铁鹰:那时候就能把四五个亿美元的事情交出去?


褚时健:对,我那时候就是这样,比如说我有一个工程,土建的授权我都给出去了,他们做我都有信心的,不会出大事,总的要求给他说清楚了,大事情上不犯错。


黄铁鹰:那你有没有选错人、选走眼的时候?


褚时健:有,肯定有。很多不了解我的人都觉得我在工作中比较霸道,其实当时我的目的就是要让玉溪卷烟厂成功,成为全国最好,做到很多指标跟全国水平差不多。


大的错误我是不会给他机会的。原来我们烟厂是党委、工厂、行政和工会,三权分立的,这样的情况下,党委书记就没有办法。我一个人忙不过来,当时的党委系统有很厚的一沓文件,我也不能随便签字说我都看过了,我就找别人来当党委书记,但这个人一来就胡闹,到差不多的时候,他就通过活动想当厂长,省长、副省长、书记他都去活动,在这种情况下,我就说他是破坏玉溪卷烟厂的形象。后来报告到省里,就把那个党委书记赶走了。还有另外一个厂长,也是类似这样的情况,所以人家都认为我很霸道。


黄铁鹰:那你是真的霸道。


褚时健:但我是为玉溪卷烟厂。


12下一页

路过

雷人

握手

鲜花

鸡蛋

最新评论

京ICP备17002330号-1  经营许可证编号:京B2-20180053
北京慧谷天和国际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010-88153386
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
       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