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现代企业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现代企业网 资讯 企业文化 查看内容

热衷追“围挡”的人:我比大众点评更早知道要开什么新店

2022-08-10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2041| 评论: 0|来自: 界面新闻

摘要:   社交媒体上有一群“追围挡的人”。  第一类是“围挡博主”或“城市商业博主”。他们发布的内容通常形式统一、简约直白:三四张围挡或新店开业图,再配上一两段文字来描述品牌的商业计划和店铺分布。  另一种 ...

  社交媒体上有一群追围挡的人

  第一类是“围挡博主”或“城市商业博主”。他们发布的内容通常形式统一、简约直白:三四张围挡或新店开业图,再配上一两段文字来描述品牌的商业计划和店铺分布。

  另一种是博主所发布内容的消费者。他们中有人亦做博主,也有单纯的关注者。他们会围绕着围挡博主发布的内容展开丰富的讨论,或分析商业逻辑,或闲聊八卦。

  刘胡杨就是其中之一。他在微博和小红书上运营名为北京商业更新的账号,是城市商业动向的分享者,也是这类内容的消费者。

  他尽量做到每天至少更新一篇内容。信息密集的时候,个别周末偶尔也会更新三四篇。因为在周末和节假日的时候,他有更多的时间去溜达。尽管常常有网友向他投稿,但信息最主要还是由他自己出门去寻找获得。

  三里屯太古里、北京SKP等购物中心和王府井(19.690-0.19-0.96%)、西单等商圈,以及关注度较高的待开业新商业体,都是刘胡杨重点关注的对象。这些地方往往会有指标性的商业品牌进场。

  几个月前的某个晚上,刘胡杨在小红书上看到消息称,三里屯太古里的业主方太古地产已把代表铺位空置的自家围挡撤下,取而代之的品牌围挡将在次日凌晨被装上。

  出于好奇,他第二天起个大早,在北京早高峰时段就到达三里屯,结果发现围挡品牌是CELINE。这与他的预判一致。他早前已留意到这个LVMH集团旗下的法国品牌在三里屯开设了快闪店。据他的经验,品牌在某个商业地产项目内开设快闪店,很有可能就是在为进驻商铺试水。

  最终,围绕着CELINE三里屯太古里店铺围挡,他在小红书连发两篇笔记。第一篇是在围挡前一晚,预告新品牌即将到来;第二篇则在次日早上9时25分发布。

  让很多人或感意外的是,刘胡杨还有一份不便透露的本职工作。他一年前开始更新这个账号时,只是随意将商场的新围挡或新店拍下来,分享到社交媒体,却没想到关注这个领域的人不少,便开始有了继续分享的动力,持续更新到现在。

  目前,“北京商业更新”微博账号有粉丝1.4万余人,收获点赞7.5万余次。同名小红书账号关注者近4000人,收获点赞1.2万余次。

  这个圈子里也有专职博主的存在。李大宝就在最近两年转型成了全职博主。

  他从2014年左右开始运营账号“Let‘sCHUNGKING叻是重庆”,最初发布内容的平台是微博和微信公众号,2022年新开设了小红书账号。李大宝因为曾在地产行业工作过,所以更容易获取信息并对消息进行求证。

  和本地生活的探店博主相比,我更想去强调品牌围挡或店铺开业背后的商业逻辑,而不只是说这个东西好吃好玩。李大宝说道。

  不过,做了全职博主需要面对一些问题,比如没有没有新鲜事的时候,他会选择停更几天。真的没有东西可以发,我也不会去为发而发,还是想保持账号的专注度。”他说。

  而且李大宝表示自己也不想去用地域之争一类的流量密码。他理解关注重庆商业发展的网友会喜欢拿成都来与重庆做对比,但不喜欢网友们因此争吵。

  “对比的内容很容易引发大家的讨论,是流量密码,但我不喜欢去用它。”李大宝说道,“碰见这样吵架的网友,我会去提醒他们,让他们不要这样做,要保持友好交流。”

  好在重庆的同类博主不算太多,即使类型相同的博主,至少到目前,内容同质化竞争的情况也不严重。这给了李大宝在流量和专业度之间寻求平衡的空间。

  当然,李大宝也需要考虑“营业”的问题,即和品牌或商业地产等客户展开商务合作。基础一点的营业,就是李大宝在重庆或去成都参加品牌活动,随后在各个平台发布对应的内容。

  更深度的合作是为客户定制内容,操作周期通常在两到三周。而为客户做类似广告策划的创意输出所耗费的时间更长,可能会在12个月左右。目前李大宝有自己的团队,创意合作的范围不局限在重庆,上海也有他的客户。

  从上述运营模式看,李大宝一定程度上已将自己的账号品牌化。这也是为什么他不排斥别人用围挡爱好者来称呼自己,但认为这个称呼更多只是打趣,和他所做的内容相比,不免显得有些简易扁平。

  新消费升级、首店经济和奢侈品牌扩张等消费趋势,为社交媒体上的商业观察者和围挡爱好者们提供了谈资。而在城市排名层出不穷的背景下,对商业更新的期待和对所在城市的归属感,让更多非专业人士关注城市商业发展。

  其中奢侈品牌新店围挡或开业是最受网友关注的内容,他们的关注点包括城市内的门店数量和店铺规模。而海外消费回流导致的中国奢侈品市场火热,则路易威登和爱马仕等品牌加速向一线市场之外扩张,许多网友得以加入到讨论之中。

  大家都会认为城市商业丰富度以及亮点,是靠这些中高端品牌来撑起来的。” 老白说道。“老白”在小红书上运营着账号星城商业动态,聚焦长沙的商业动态。

  对老白而言,围挡是品牌文化的外化体现,围挡制作水平体现了品牌的创意水平,许多品牌会用围挡来进行前期营销。他见过很多这样的案例,将近8年前他就已经在论坛上活跃,至今运营账号仍是出于公益性质。

  老白没有接广告意愿,他要保持中立。为内容选择品牌时,我会衡量它在行业上的权重性和历史悠久性。但如果我认为这个品牌有可以挖掘的内容,哪怕只开了一两家店,我也会去探究。

  按照这个标准,奢侈品牌自然也是星城商业动态关注的内容,这是最受读者欢迎的话题之一,尤其是在长沙IFS进入调整期之际。长沙IFS是香港九龙仓集团投资物业项目中金额最大、商业面积最大的项目,也是长沙的奢侈品牌最为聚集的购物中心,辐射整个中部市场。

  一个城市中高端品牌的数量,能说明这个城市的富裕阶层存量以及商业影响力。老白解释道。尽管他并不完全认同这种观点,但也承认奢侈品业态对城市的意义。

  现实中,地方政府对高端购物中心和高端品牌的渴望也显而易见。奢侈品在特定领域有着号召力和影响力,背靠全球资源意能显著提升对外接轨水平。如果城市能够获取这类资源,对城市的定位有着标杆效应。

  值得提到的是,对于一座品牌资源非常丰富的城市,关注者还会将目光投注于品牌的铺位位置变化。

  生活在广州的小陈运营着一个关注城市商业动态的账号。531日,小陈发了一篇同样是CELINE围挡的笔记。这家CELINE开在广州太古汇3楼,从里到外他配了3张图,并在笔记中写道,“CELINE在经过两年多打游击式的地摊等位后,迎来了一个有屋顶的品牌空间

  这件事很快激起网友讨论的兴趣,开始在评论区回忆以前艰难寻找CELINE店铺的体验,并称在3楼围挡是前所未闻的事件。

  其实这就说明,一是太古汇的铺位很紧张,二是商场生意也不错,所以才能让CELINE3楼开店。小陈分析道,围挡背后的商业门道不少,品牌落位在哪里,周围是什么品牌,都会有各自的考量标准。

  广州的高端购物中心不多,这决定了大部分奢侈品牌都只能挤在太古汇。因此有网友会将铺位调整看作宫斗。这背后的逻辑是能在什么位置开店,是品牌和商场关系的体现。商场里的铺位有限,总会有一个品牌胜出拿到铺位,输了的品牌就只能另想办法。

  但伴随着广州商业业态的调整,天汇广场以及K11等购物中心也在积极引入高端品牌。小陈因此也有了更多素材可以寻找。他通常在中午或晚上商场即将歇业前出现,只为了拍出一张好看的配图。具体的要求有,遵循横平竖直的构图,店铺要突出,尽量避免把人拍进去。

  小陈至今尚无对账号进行商业运作的打算,而本职工作也和商业地产无关。有空就去溜达,有新店围挡或开业就更新是他的日常。

  和社交媒体上的彩妆博主、时尚博主们相比,城市商业博主虽然输出专业内容,整体上仍然是野生状态。他们中的许多人仍是因为兴趣关注这个领域,尚未有规模化的MCN机构对其进行批量生产。

  但这可能也是这个群体活力的来源,他们似乎永远精力充沛地对城市商业动态进行更新和讨论。近期疫情缓和后,许多品牌开始推进被延迟的扩张计划。而到正式开店时,这些追围挡对人又有的忙碌了。

  (应采访对象要求,刘胡杨、李大宝、老白、小陈为化名。)


路过

雷人

握手

鲜花

鸡蛋

最新评论

京ICP备17002330号-1  经营许可证编号:京B2-20180053
北京慧谷天和国际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010-88153386
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
       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