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现代企业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现代企业网 党建之窗 热点 查看内容

京津冀一体化加速外迁职工“双城”上班路

2016-02-14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798| 评论: 0|来自: 工人日报

摘要: 每当韩晓把妻子送上写有“京唐钢岛上”字样,开往河北曹妃甸的大巴时,都会不由自主地想起自己当年面临抉择的情形。“企业外迁,对于每一个职工而言,走和留,都是足以改变人生的选择。”   事实上,和韩晓妻子一 ...

京津冀一体化加速 外迁企业职工踏上“双城”上班路

    每当韩晓把妻子送上写有“京唐钢岛上”字样,开往河北曹妃甸的大巴时,都会不由自主地想起自己当年面临抉择的情形。“企业外迁,对于每一个职工而言,走和留,都是足以改变人生的选择。”

  事实上,和韩晓妻子一样的北京籍“候鸟”职工,在首钢京唐公司上班的有4000多人。每一个职工,每一个家庭,都曾面临抉择。

  面对外迁:走或留都是一种选择

  “看看现在,再想想那段抉择的日子,觉得当时的想法还是没有跟上潮流。”在北京市石景山区八角北里一处住宅楼里,韩晓一边给孩子热奶,一边对记者说。

  韩晓2007年大学毕业后成为首钢的一名正式职工,就在宿舍和厂区之间周旋着。他原本想着自己在北京会一直过着这样偏安一隅的生活,但是没想到的是,首钢很快宣布要迁往曹妃甸,并且最终要全部搬走。事实上,从2006年起,首钢就逐步启动了外迁战略。

  当时还没有对象的韩晓,觉得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去那座小岛的,“当时的想法是,只要搬走,我就得辞职。”韩晓说,那么远的地方,去了不行怎么办?就这样,在首钢正式搬走前的一个月,韩晓递交了辞职报告。

  “他辞职也没有斩断和首钢的联系。”在一旁照顾孩子的韩晓妻子梦丹笑着对记者说。原来,辞职之后不久,韩晓就遇到了梦丹,她也是首钢的正式职工。和韩晓不同的是,梦丹毕业之后就一直在首钢工作,后来又随首钢去了曹妃甸。

  “我喜欢单位的氛围,也是对口专业,所以觉得去挺好的。去和不去都是一种选择。”梦丹告诉记者,回到北京也是最近两年的事情,因为她怀孕了,单位就让她在北京工作了。“现在看来,她是对的。”韩晓说。

  有时候夫妻俩会和老同事一起感慨,“如果早点搬出北京,现在的首钢会是什么样?”从距离天安门广场仅18公里的地方,搬到220公里之外的曹妃甸,首钢搬迁使得那座叫曹妃甸的小岛变得炙手可热。每个周末,都有标着“京唐钢岛上”的大巴往来于首钢北京居住区和曹妃甸的“岛上”。

  首钢搬迁到曹妃甸后,与唐山钢铁集团联合,整合河北的钢铁企业,淘汰落后产能,依靠当地的丰富资源和渤海湾这个唯一25万吨级大港直进直出的优势,打造国际先进的钢铁联合企业。

  面对家庭:说服家人比说服自己更难

  事实上,对京津冀一体化发展,大家一直都不陌生。早在1982年,就有了“环首都经济圈”的说法,随后又历经“环渤海经济区”、“环京津都市圈”等,最后成为现在的“京津冀一体化”。然而,过去30多年,京津冀三地发展仍不均衡,导致不少天津人和河北人都想挤进北京。

  首钢石景山厂区停产后,很多职工被安排到曹妃甸和迁安的新公司工作。对于数万名职工而言,这意味着家和厂的距离拉长了,只能定期坐班车往返于京冀两地。

  为了方便职工,首钢集团开通了北京至迁安、北京至曹妃甸的班车,迁钢职工每两周可回北京休假四天,而在曹妃甸工作的职工则可每周坐班车回京。

  在北京科技大学读完研究生的王宸是唐山人,毕业之后应聘到首钢公司。“刚听说我要到首钢上班时,我妈特别高兴。进了北京的大公司,在家乡是一种荣耀。”但是不久后,王宸妈妈就对儿子有些失望。原来,王宸要到首钢的迁钢公司去上班。“已经都跟亲戚朋友说, 我儿子留京了,签了大公司。”王宸妈妈说,“哪想到他又回到了唐山,还是在迁安。”

  说起当时反对王宸去迁安的理由,王宸妈妈现在还能想起来一堆,“自己怎么就迈不过去那个坎儿,但是孩儿大了不由娘,最后拗不过他,还是由他去了。”

  “现在我妈觉得我来这边来对了,单位还是那个单位,又离她很近,她现在挺满意。”王宸说。“嗨,还不是因为年纪大了。”看儿子跟外人说起自己当初的阻挠,王宸妈妈有点不好意思。

  事实上,在其他北京外迁企业,情况与王宸类似的职工并不少,很多人都和王妈妈一样想不通:“好不容易进了北京,怎么又要回来?” 想要说服家人,有时比说服自己更难。

  在东北大学学汽车工业设计的陈佳宇就遇到类似的情况。当初看重北汽集团的名头,但没过多久,北汽的一部分就搬到了河北黄骅。“当时非常纠结,已经在北京安了家,家人的反对意见更多。”

  陈佳宇说,妻子当时执意要他辞职,最严重时曾以离婚相威胁。“她觉得我即便辞职,在北京也能找到工作,为什么偏要在这个单位待着。但是我在这里工作很多年了,我爱这个公司,也爱这份事业,我舍不得走。”

  陈佳宇最后求岳父岳母出马,做通了妻子的工作,现在他只要有机会,就开车往返北京和黄骅,尽量让企业搬迁对家庭的影响降低到最少。

  面对未来:“北漂”选择返乡就业

  今年45岁的杨虹在首钢公司从事研究工作,她和父母、孩子生活在北京二环内一处30多平方米的房子里。记者从大门走过去,看到的就是一处用布帘遮挡的上下铺,老人睡在下面,屋子里面弥漫着中药味。

  “回来就是这个小屋子,在那边,房子还能大一点。”杨虹告诉记者,父母年纪大了,这边房子小,当时因为自己要去曹妃甸,就想着能照顾他们,就在那边买了个房子。就这样,杨虹的丈夫带着孩子在北京上学,父母跟着她在曹妃甸那边。春节期间,老人临时来到北京。

  杨虹说,比起北京,曹妃甸更像一个家,曹妃甸的房子更大,而北京的房子又小又旧。

  “孩子现在放假也很想去那边,能看海。刚搬家时,我的同事也有不愿意去的,但我觉得只要有家人在,哪里都是家。”

  随着京津冀一体化进程加速,越来越多的北京企业愿意搬迁到天津河北,一小时交通圈的构建也让“双城”职工有了更多生活方式的选择。与此同时,企业外迁为“环北京”城市增加了更多合适的工作岗位,使得不少河北籍“北漂”选择返乡就业。

  2003年来北京上大学的程锦,正在老家河北涿鹿寻找新的工作,因为老家工业园区里有了不少搬迁来的央企。他没有北京户口,漂了10多年没有回家。

  “回家,分分钟就能回去,但回去了我能干啥?”但如今,老家已经有了和他学历专业对口的岗位,程锦打算在涿鹿开始自己新的职业生涯。(记者 赵剑影)

  (应被采访对象要求,被采访者为化名)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相关分类

京ICP备17002330号-1  经营许可证编号:京B2-20180053
北京慧谷天和国际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010-88153386
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
       
返回顶部